众益彩票

<em id="clcpj"><cite id="clcpj"><u id="clcpj"></u></cite></em>

<meter id="clcpj"></meter><table id="clcpj"></table>

      <meter id="clcpj"><menu id="clcpj"></menu></meter>

        <output id="clcpj"><rt id="clcpj"></r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clcpj"><label id="clcpj"><rt id="clcpj"></rt></label></var>
              揭秘真實的赤壁之戰:黃蓋沒挨打曹操未中反間計
              趣歷史 2014-05-06 10:44:25 周瑜 諸葛亮 曹操

                真實的赤壁之戰赤壁之戰,是冷兵器時代一場膾炙人口的戰爭。因為它幾乎包涵了所有戲劇性的元素,比如強弱對比鮮明的軍隊,意志力堅強的統帥,反敗為勝的曲折歷程,還有氣貫長虹的英雄故事。這場被后人認定為意義重大的戰爭,是否真如人們傳統認識的那樣傳奇多姿?是否算得上是我國歷史上“以少勝多”的經典戰役?歷史上的赤壁之戰究竟是怎樣的?

                “草船借箭”是借來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諸葛亮不曾有過“草船借箭”的事,倘若孫劉聯軍連箭都很缺乏,還談什么抗曹?“草船借箭”也并非空穴來風,而是有線索可查。據《三國志·吳主傳》裴松之注有關記載,建安十八年(213年),即赤壁之戰五年后,曹操平定關中,率大軍南下進攻孫吳。孫權領兵迎戰,兩軍戰于長江水入巢湖的濡須口。曹操受挫,堅守營壘以待戰機。一天,孫權借江面有薄霧,乘輕便戰船從濡須口闖入曹軍前沿,觀察曹營部署。曹操生性多疑,見江面水霧繚繞,孫軍整肅威嚴,恐怕有詐不敢出戰,下令弓弩齊發,箭射吳船。孫權的船很快便落滿了箭,船因一面受箭偏重,漸漸傾斜即將翻沉。孫權命令掉轉船頭,讓另一面受箭,等受重平均,船身平穩后,孫權指揮戰船列隊,緩緩離去,曹操才明白上了當。這只是發生在孫權身上的一個故事,起初他沒料到船身會中這么多箭,使得船要傾覆,僅僅是急中生智之舉罷了。他并沒有計劃“借箭”,史書中也沒說是草船。

                自從有了羅貫中的《三國演義》后,人們就以它作為衡量、品評三國人物的標準,多數人只知道有《三國演義》,是故“草船借箭”的主角便成了諸葛亮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周瑜黃蓋”子虛烏有

                人們通常認為,曹軍將戰船用鐵鏈相連,使得黃蓋的火攻奏效,實際上,曹軍的戰船之間并沒有用鐵鏈相連,只是首尾相連、銜接緊密,看上去好像連成一串。實際上,曹軍的船艦是用木板兩兩釘在一起,這樣船身晃動幅度大大減小,北方兵在船上可保持戰斗力。同時,兩大船一體,可以即時進行接舷戰的步兵數量增多,特別令江東軍頭疼。江東水軍歷來以接舷戰制勝,如今接舷戰的難度變大,就不得不為此發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據《三國志·周瑜傳》記載,武鋒校尉黃蓋向周瑜建議:“今寇眾我寡,難與持久,然觀操軍船艦,首尾相接,可燒而走也?!痹趯O劉聯軍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黃蓋提出的火攻的確是上佳的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國歷史上并沒有黃蓋使用苦肉計,但詐降確有其事。黃蓋為保證無武裝的火船不被截擊而能夠順利地接近曹軍水寨,便向曹操投書詐降?!督韨鳌酚涊d了黃蓋的詐降書,他在詐降書里認為以江東地區六個郡的兵力,不能夠抵擋中原的一百多萬兵力,但是孫權、周瑜執迷不悟,妄想抵抗,所以,他為了避免與孫權、周瑜一起被消滅,情愿向曹操投降。

                曹操告訴黃蓋的代表,接受他的投降,叫他于指定的日期帶自己的部隊與兵器糧草,乘船由南岸到北岸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《三國演義》中,周瑜為了使得曹操深黃蓋不是詐降,而是真降,特地行了一番“苦肉計”,先叫黃蓋在舉行軍事會議的時候,公然冒犯周瑜。于是周瑜大怒,叫左右把黃蓋拖下去斬首,眾將領紛紛求情,黃蓋才幸免一死,改打了五十下“脊杖”,打得“皮開肉綻,鮮血迸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是,黃蓋不曾吃這個苦,也不需要吃這個苦。曹操很容易相信黃蓋的投降是真的,不是假的。第一,他的兵力比孫劉聯軍的兵力多。黃蓋不愿與周瑜同歸于盡,是很合乎常理的。第二,曹操所能知道的關于黃蓋的情形是:黃蓋曾經做過孫堅的部下,資格比周瑜老,屈居在周瑜之下,很可能心有未甘。第三,十幾年來各方的將領背棄原主而投降曹操的太多。曹操受降成習慣,因此對于黃蓋之降,沒有存太多懷疑之心。再說,黃蓋降了之后,落入自己的手心,想處置隨時即可,因此,曹操接受黃蓋投降。

                沒有東風,火攻依然可實施

                一直以來人們均認定,黃蓋要火攻曹軍沿江??康拇?,必須借助東南風。如果沒有東南風,則黃蓋火攻絕不能成功,得出這個結論是很片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黃蓋在建議長途火攻突襲時,并沒有提及風向問題,而只提到曹軍船只首尾相連,就可以進行火攻。根據中國造船工程學會理事席龍飛的《中國造船史》一書分析,中國風帆技術出現在戰國時期,而到漢代則已經很成熟了。其中以三國東吳萬震所撰寫的《南州異物志》中對帆船技術的記載最為寶貴(《太平御覽·卷七七一》),這里面就詳細記載了可利用側向風力的用盧頭木葉制成的帆,這種帆可以“其四帆不正前向”。因此,當時東吳水軍戰船裝備有可利用側風的帆是可以確定的。所以,黃蓋的火攻船,并不是必須正好沿風向開進,而可以利用側向風。加之周瑜、黃蓋多次在長江流域進行水戰,周瑜方面已經確認這個季節的風向均可以進行火攻。

                退一步說,沒有風力的作用,火攻的計劃依然可以實施。黃蓋完全可以把裝滿了干草的船,由南岸的上游之處,斜對著北岸的下游之處行駛,倚仗水力,而不是風力。蔡瑁、張允沒有卷入“反間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歷史中的蔣干確系周瑜的同郡,也確實被曹操派去說服周瑜。但并非在赤壁之戰中,裴松之注《三國志》時把它記在赤壁之戰后,并且只有蔣干勸降,沒有中周瑜的反間計。

                蔣干“有儀容,以才辯見稱”,縱然是這樣靈巧的辯士卻無法撼動周瑜的意志,歸來見曹操時蔣干還贊譽周瑜“雅量高致,非言辭所間”。這一段情節旨在為周瑜“性度恢廓、大率為得人”的胸懷作佐證,但卻成為小說家為赤壁之戰添油加醋的作料。在《三國演義》中,周瑜利用蔣干傳遞了偽造的降書,使得曹操對水軍都督蔡瑁、張允產生了懷疑,并最終處死了二人,從而為周瑜去掉了一個大隱患,成為赤壁之戰周瑜取勝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史書上的蔡瑁、張允并沒有被卷入“反間計”之中,他們甚至壓根就不是曹操的水軍都督?!度龂尽ざ瑒鳌氛劶安惕?、張允的時候,只論及二人是劉表的次子劉琮的黨羽,在劉表臨終時阻止劉表長子劉琦進見,而極力扶持劉琮上臺。隨即曹操南征大軍將至,第一個跳出來勸劉琮投降的卻不是蔡、張二人,而是蒯越、傅巽、韓嵩等一班劉表舊臣。這幾個人共同的特征都是躲避戰亂、客居荊州的中原人士,相比起蔡瑁、張允等荊州本土人來說,荊州的利益對于他們毫無意義,他們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曹操更有好感,更愿意納土歸降以求得一官半爵。因此曹操在得荊州后也大施恩惠,給蒯越等十五人封了侯。但點名的名單里并未出現蔡瑁、張允,可見二人雖然也位列歸降眾臣中,也得到了封賞,卻實屬才智平平,未能得到重用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曹操的水軍都督是誰?史書上沒有記載,不過可以肯定的是,以曹操用人的習慣而言,不可能用外人指揮這支龐大的水師。而曹操早在年初就在鄴城掘玄武湖操練水師,相信都督水師的人選在那時就已經選定。后來的文學作品出于塑造周瑜角色的需要,虛構了蔡瑁、張允統領水師又被冤殺的情節,也使曹操水軍一擊即潰在理論上趨于合理化。

                從讀史的角度看,有關赤壁之戰的諸多細節與人們的傳統認識大有不同。當今學者對1800多年前戰爭真相的探尋能有多大程度的相合,已經無從考證,就算是更為客觀紀實的《三國志》所談及的赤壁之戰,可能也與真實戰役過程大相徑庭。今天留在人們印象中的赤壁之戰,更多的只是揚劉貶曹后一個失真的歷史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推薦中…

              24小時熱文

              換一換

              最新更新

              • 人物
              • 解密
              • 戰史
              • 野史
              • 文史
              • 文化

              最新排行

              • 點擊排行
              • 圖庫排行
              • 專題排行

      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      圖說世界

              換一換
              众益彩票
              融水| 合水| 吕泗渔场| 扎鲁特旗| 南阳| 诺木洪| 黄平| 阿鲁科尔沁旗| 石炭井| 巨野| 玉林| 宝坻| 锦州| 吴县| 伊克乌素| 甘南| 寿县| 兴县| 彭山| 阿拉善左旗| 燕尾港| 龙里| 吉木萨尔| 灵璧| 临澧| 绍兴| 尉氏| 肇东| 沐川| 新干| 赞皇| 徐州| 平阴| 徐闻| 建始| 金州| 邱县| 肃北| 加查| 五河| 全南| 东沙岛| 铜川| 江陵| 六盘山| 棠荫| 利川| 魏县| 绩溪| 扎鲁特旗| 八达岭| 武乡| 繁昌| 彭县| 禄丰| 沿河| 惠来| 澳门| 清水| 罗江| 丽水| 乳山| 公馆| 海晏| 乌审旗| 兰考| 东平| 彭山| 寿阳| 嘉善| 东方| 瑞丽| 拜泉| 鞍山| 二连浩特| 全椒| 金山| 拜城| 永济| 赤峰| 安仁| 稻城| 旬阳| 望奎| 山南| 本溪县| 密云| 张北| 小渠子| 乌斯太| 武川| 鄂托克前旗| 靖宇| 五寨| 甘德| 阳信| 磴口| 南澳| 宣汉| 门源| 阳春| 泰山| 宁海| 信宜| 朝克乌拉| 阜南| 儋州| 兰考| 鹤壁| 莒南| 准格尔旗| 岫岩| 宿松| 长武| 雅布赖| 朝克乌拉| 绥芬河| 苏尼特左旗| 长岛| 安仁| 昆山| 云龙| 东明| 云和| 石渠| 藤县| 双牌| 银川| 诸城| 琼海| 江华| 西连岛| 广丰| 雄县| 彰武| 东至| 上海| 大同| 托里| 叶城| 于都| 内乡| 甘德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衡阳| 彭阳| 昌图| 余杭| 伊金霍洛旗| 代县| 溆浦| 兴城| 烟台| 定西| 宁国| 永丰| 上犹| 肥东| 启东| 惠农| 沙河| 玛纳斯| 信宜| 内江| 阜宁| 额尔古纳| 武川| 新都| 厦门| 苏尼特右旗| 定陶| 马边| 长安| 莲塘| 龙胜| 围场| 夏津| 天池| 宝鸡县| 淮阴县| 宁冈| 铁卜加| 禹城| 桃园| 商丘| 敦化| 增城| 长岛| 沅陵| 济阳| 丽水| 越西| 静海| 法库| 苏尼特右旗| 花溪| 石台| 安庆| 桐庐| 敦煌| 馆陶| 延边| 东川| 济源| 东胜| 伊春| 荥阳| 南溪| 睢宁| 浏阳| 防城港| 六盘水| 桐城| 广昌| 肇庆| 小二沟| 长葛| 大丰| 莎车| 延吉| 舒城| 枣强| 繁昌| 陇川| 昌邑| 绍兴| 金阳| 昭平| 二连浩特| 徽县| 马关| 武胜| 温江| 萧县| 伽师| 望奎| 惠水| 波阳| 围场| 新干| 永寿| 宣城| 綦江| 沁源| 淮安| 永新| 道孚| 保山| 儋州| 扎鲁特旗| 类乌齐| 广德| 大丰| 巨野| 西乌珠穆沁旗| 项城| 长海| 新密| 环江| 甘德| 印江| 荣昌| 临汾| 格尔木| 晋宁| 海伦| 辽中| 南汇| 北京| 沂源| 镇安| 怀来| 鄂温克旗| 胶州| 吉林| 德庆| 榆中| 白日乌拉| 南宁城区| 张家界| 襄樊| 陇川| 伊金霍洛旗| 鄂托克前旗| 凤山| 磁县| 尚义| 大同县| 肥东| 乐山| 井冈山| 瓮安| 远安| 威县| 鸡西| 慈溪| 洛南| 崇庆| 沂源| 长泰| 四子王旗| 通城| 太湖| 六安| 崇阳| 民乐| 西乡| 建昌| 锦屏| 德令哈| 焉耆| 寻甸| 阿里| 会东| 壶关| 广宁| 枣强| 都兰| 五河| 沅陵| 道孚| 青神| 常宁| 松滋| 托里| 正镶白旗| 多伦| 宣汉| 霍城| 中山| 夏邑| 汾阳| 吴川| 紫荆关| 鹰潭| 洋县| 政和| 绥棱| 中心站| 剑川| 四子王旗| 五河| 赣州| 郫县| 正安| 寿县| 聊城| 永吉| 泸定| 民权| 和静| 乐业| 玛曲| 汤河口| 武汉| 云澳| 高碑店| 德安| 环江| 新港| 五常| 陵川| 永清| 太原古交区| 定西| 孪井滩| 衡水| 西沙| 温江| 广饶| 绥芬河| 吉水| 盐山| 冷水江| 赵县| 涟水| 盐亭| 信宜| 凤庆| 珊瑚岛| 巴林左旗| 灵寿| 景洪电站| 贡山| 房县| 镶黄旗| 宣威| 东阿| 南县| 科尔沁左翼中旗| 固安| 广丰| 双阳| 神池| 濉溪| 绥江| 福泉| 阜康| 象州| 潜江